第62章 刻之入骨(1/2)

第六十一章。

四周冲天的火焰,枪声,呼喊声,奔跑,跌倒,鲜血,疼痛……

似乎有什么人在追她,或者是她在追什么人,分不清,只知道自己在奔跑。

蓦地,脚下一空,整个人开始下坠,没有人抓住她,而她也抓不到任何东西。很多人和事在她眼前匆匆掠过,顾白裴,顾尹,徐璈,颜夏,施夜焰,陆迦樾,然后是——

那个人的脸还来不及看清,一只男人的手向她伸过来,就要抓到她的前一刻,脚下一个巨大的力量将她拽入无底深渊。

头顶那最后一点亮光和那个男人的手离自己越来越远……

……

如果说,施夜朝和顾落在一起还有什么事是没经历过的,被一脚踹下床绝对算得上一个,而且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顾落从噩梦中惊坐起来,出了一身冷汗,还没缓回神儿来就听施夜朝不敢置信的疑问:“顾落,你究竟是不是女人?”

她忙拧开台灯,那个永远高高在上的男人此刻一脸风雨欲来的阴沉表情跌坐在地板上,皱着眉头瞪着她。顾落还处于噩梦刚醒的呆滞状态,对他的责骂毫无反应,怔怔的看着他,然后掀开被子跑下床扑到他怀里。

她几乎是以跌落的姿态扑过来,施夜朝不得不接住她的身子,被她直接扑倒在地,后脑磕在地板上疼的吸气。

“我真应该打你一顿。”施夜朝咬牙,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两下以示惩罚。“以前还真不知道你是个这么能要人命的女人。”

顾落也不反驳,搂着他不放。

如此眷恋依赖的模样倒是让某人很受用,语气也不再那么凶,正要推开她的动作顺势改为轻轻的环抱,手抚着她的背。“对我,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睡过他,嫖过他,骂过他,打过他,毫不留情揭他伤疤犹如家常便饭,这一次居然把他踹下床。“我现在一点儿看不出你以前有怕过我,顾落,你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怎么会是无法无天?我以为你会说我恃宠而骄。”

“你已经超过了恃宠而骄的界限。”

顾落贪婪他的体温,感受他的碰触,回想着方才那个梦。也不知为什么,她坚定的相信梦里那个她无法看清的人就是他,那只想要抓住她的手也一定是他的。

她没有起来的打算,施夜朝手一伸从床上把被子拽下来盖在两人身上,由着她保持着那个姿势。“又做噩梦了吗?”

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顾落的睡眠不再那么好,经常做噩梦,很多时候会从噩梦中惊醒,这连陆迦樾都知道。他们之前吵架的那个晚上,她甚至在梦里湿了眼睛。

想起那一晚他喊错了她的名字,施夜朝心里又有些歉疚。“梦到了什么把你吓成这样?”

顾落看他,“如果有一天我出了事,你会怎么样?”

“出什么事?怀孕吗?”施夜朝挑眉问,又笑了:“那就生下来。”

顾落低头在他颈侧咬了一口,“我才不给你生孩子,身材会变差。”

施夜朝吃痛,在她腰间掐了一下,却连躲都不躲。“小茶叶都这么大了,月茹的身材和我刚认识她的时候没两样,甚至更好,迦迦也九岁了,没见你身材哪里走样,小处-女。”

“你恶心不恶心?别再这么叫我,我不是。”

施夜朝轻声低笑:“是不是怕有了孩子就更离不开我,所以才不敢生?”

顾落忽然就沉默了,施夜朝以为她在逃避这个问题,执起她的脸来。她半天不说话,施夜朝不悦。“没想到让你给我生个孩子竟然比嫁给我还难。”

“还有更难的事你还不知道呢。”比如有一天离开他……顾落狠了狠心,“我已经有了迦迦,暂时还不想考虑这个问题。”

施夜朝脸沉了沉,终止这个话题。气氛瞬间扭转,沉闷尴尬。顾落被他抱回床上,两个人仅仅相隔一线,可是在顾落看来,那却是一道生死鸿沟。

“生孩子是需要很大勇气的。”顾落摸着平坦的小腹,幻想着这里已经种了一颗生命的种子。十月后这颗种子呱呱落地,男孩或者女孩,有着施夜朝的琥珀色眼珠和他的脾气,或者孩子的嘴巴会像自己——

顾落暗自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再去幻想,侧身背对他,心里面一抽一抽的疼。

施夜朝来旧金山,自然要去探望顾白裴。

那日早餐途中,施夜朝走开去接了个电话。原本就没什么胃口的顾落只吃了半个三明治就再无法下咽,托着下巴欣赏施夜朝在那边接电话时的样子。

早餐的阳光清晰的打在施夜朝的身上,棱角分明的侧脸让顾落久久移不开视线,隐约听到他在讲俄语,一种她怎样都学不会的语言。顾落嘴角微微的弯起,忽然就想起同样俄语说得很溜的陆迦樾,这一大一小身上的相似之处大多体现在一些细节:譬如语言天赋,譬如对于武器的热衷,譬如同样不喜欢芥末……或许这一切并没有多重要,但却能够让他们更容易的把彼此融入自己的生活中。

原来上天早已经把每个人的人生安排好,很多当初没有在意的东西在若干年后才惊觉那是命运早早留下的伏笔。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