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擦枪走火(军)(1/2)

第三十六章。

男人回家时让他发现一个女人已经好好躺他床丨上,这是关于某件事好邀请。

施夜朝之前曾说过,顾落每每出现他面前都会让他有种强烈想和她做丨爱欲丨望。可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没动她,而这一次顾落对他吻抗拒程度似乎有了一些改变,虽然没有回应,但至少没有咬他,没有像过去那样拼命推开他。

顾落露外面皮肤手丨感极好,让施夜朝手反复流连。他一边吻着她,一边腾出一只手扯开颈间领带,然后开始解自己衬衫。原本还算温柔吻因为她反抗渐渐升了级,侵略性愈来愈强,顾落反抗也愈来愈激丨烈。施夜朝不再仅执着于她唇,她偏开头时轻丨咬著她耳丨垂。

“躲什么?一个身上都是我味道女人,还有必要躲我吗?”

她用过他浴丨室,睡过他床,身上自然沾染了他味道。施夜朝扯开被子,双手固定她头侧,半个身子压她上面,唇却越发往下去。顾落因为他那句话微微蹙了下眉头,抬膝顶他腰侧那一处。这么明显攻击前奏,不得不让施夜朝停下,但停下只是吻,他大手抚上她膝头,顺着小丨腿优美弧线滑到脚腕。

只见他拉起她脚腕让她腿勾他腰间成一个极度暧丨昧姿势。“要这样才对,方便我用力。”

无耻流氓。

顾落让开他伤处,借势两腿一个用力把施夜朝别倒到床垫上,她撑起身子拉了下被他拉开了大半睡袍领口。“你昨晚去哪了?”

施夜朝就势躺那儿,枕着自己一只手臂,身下压着她一条腿,抬手抹了下自己残留着她味道唇丨瓣,意犹未眼神。“你想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说人话就好。”顾落抽不出腿,推了推他。施夜朝不客气再度摸丨上她细丨滑大丨腿,故意靠近腿丨根位置停止不前画着圈圈。“我记得你说过我不是人,是衣冠禽兽。”

这话她只和颜夏说过,他从哪里知道?顾落淡定把他手甩到一边。“起来,你压着我了。”

施夜朝才不是那么听话人,那只不老实手转而她腰丨腹间摩`挲,并一点点拉开她睡袍带子,嘴里兀自重复着她对自己评价:“衣冠禽兽,如果我不做点什么,是不是禽兽不如了?”

顾落及时拽住前襟捂住胸口,施夜朝早一步把她扯过来,让她不得不撑自己两侧悬他身上,睡袍前襟垂下来,危危险险恰巧把她胸前那两颗小草莓遮住。可是以施夜朝角度看去,这样风景让人心里痒得慌。

顾落想起来,施夜朝稳稳攥着她两只手腕,她完全动弹不得,为了不走丨光也不能轻易乱动。她绷着表情俯视他,“你伤还没有完全好,不能做剧丨烈运动。”

“你是担心我还是想为自己争取缓刑机会?”

“……”

“如果不愿意,一开始就别接受我吻你,把我火撩起来又不负责灭火,这样会不会不道德?”

顾落被他说有那么点心虚:“你去冷水澡,或者自己动手。”

施夜朝挑眉,沉吟片刻,拉了她一只小手就往自己下丨腹探去。顾落那么聪明立即知道他意图,僵着手抗拒他力道,两人这么僵持时,施夜朝一直放肆和她对视,而顾落却莫名觉得脸上发热。“我……我不要,你自己来。”

施夜朝把她又拉近一些,轻附她脸侧,“要么你用手,要么我们‘剧烈运动’,或者我给你第三个选择,用你刚刚说‘不要’那张小丨嘴。”

“施夜朝——”

“顾落,识相点,今天你躲不掉。”施夜朝语气未变,但嗓音已低沉下去。“我忍你很久了,你主动把自己送到我床丨上还希望我能像之前那几次轻易放你走?是你天真了还是没把我当男人看?你认为这可能吗?嗯?”

施夜朝一直没对她做什么,并非完全因为养伤问题,他等,等顾落对自己态度改变,哪怕只有一点点,而现他已经等到了。

他后那句尾音,听顾落耳里是一种威胁,提醒她不要忘记曾为了陆迦樾答应过他什么。

施夜朝拉着她小手,覆盖到自己那一处,让她隔着裤子感受他欲丨望。“一直以为你是个痛女人,难道我错了?”

因为职业缘故,顾落身上有着不同于其他女人干脆利落作风,那是施夜朝觉得她不一样地方之一。

面对这样质疑,顾落轻声哼笑,他那里捏了下。痛是一定有,但多是刺激,施夜朝嘴角斜斜翘丨起来,“这才对,是我认识顾落,er身边呆过女人不应该那么扭捏作态。”

顾落一顿,手上动作反倒直接解开他腰带褪了他西裤,手掌重覆上他,心下不由得一惊。和施夜朝滚过几次床单,还没有这么直接清晰用手丈量过他尺寸,所以真真实实碰触到它时,着实吃了一惊。

此间,两人视线就像较量般,从未离开过彼此,她脸上细微表情施夜朝看得很清楚。“别告诉我你是拿我和他做比较?”

“怎么,怕输吗?”顾落故意讽刺。

施夜朝顿时就笑了,把她翻了个身压床丨上,两人变为男丨上丨女丨下姿势。“我以为你聪明,可是有时候发现你这个女人也挺没脑子,这一次我让着你,如果再让我听到刚才那种话就别怪我今天把你就地正法,都是你自找。”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