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擦枪走火(1/2)

第二十五章。

顾落确认顾尹对自己有私心是她才十几岁时候。

她非顾白裴亲生女儿顾家并不是秘密,但这并不影响什么,顾白裴宠她,顾尹宠她。所有人眼里,顾落至始至终都是顾家孩子,她是顾白裴掌上明珠,是顾尹身后跟着宠而不骄小姑娘。

曾无人夜里,顾落偶尔也会幻想一下自己生父生母会是什么样人,但也仅此而已,上天既然安排了她来到顾家就一定有他道理。

她看来,“生”,是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第一本能,是这个世上重要事,也是父母于儿女此生大恩。若不是顾家父子一念恻隐,她下场一定是还未认识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匆匆与之告别。

顾家父子愿意她成为孤儿之时给她一个家,一个依靠,一个活下去并成长机会,对此顾落一直都是心存感激。

但这一切好,后来都慢慢变了模样。

顾白裴事业如日中天,台面上下事儿她面前也无所避讳,十岁之前她见识全是生活中美好那一面,十岁之后才开始了解从前所不知道现实另一面,一个属于顾家孩子应该懂得世界,武器与金钱利益世界。

军火武器顾落接触很早,但对其真正概念却一直都是模糊,只知道那是顾家用来赚钱。

直到十岁那年生日,顾尹推了当天所有日程安排专门陪她玩,其实自打她来到顾家之后每个生日,顾尹都会如此。准确说,顾落也不知自己真实生日具体是哪一天。顾白裴既然有心把她当自己女儿养就彻底为了她换了名字和出生日期,捡到她那一天便作为她出生日。

那天顾尹把两样东西摆她面前,要她选择一样作为自己生日礼物:一条价值不菲裙子,上面嵌着夺目钻石珠宝,还有一支伯莱塔手枪。

顾落毫无悬念选择了后者,甚至兴高采烈亲了他脸颊一下,那是她人生中属于自己第一把手枪。顾尹当时只是挑着她下巴,别有深意笑:“不用谢我,这是你自己选。”

顾落当时哪里知道她命运已经从这支手枪开始发生改变。

顾落第一位格斗老师是顾尹,第一位射击老师同样是顾尹,就连她第一个男人都险些是他。

十三岁时,顾尹把她送到徐璈手上,接受各种正统严格训练、折磨以及考验。她对这些方面接受极,悟性也高一点就透,身体素质连徐璈都要佩服,是天生做军人料。

随着她年纪增长,她明白了冠着顾家给予姓氏应该承担责任,明白了顾尹当初那句话真正含义。如果说,之前顾尹是念她年纪小没有对她下手,只偶尔语带双关暗示罢了,那么到了她十五岁之后,顾尹对她心思已经慢慢不再掩饰了。他看她眼神与对待她方式分明是已把她当做一个女人而不是再是自己妹妹。

曾有一段时间,顾落是害怕见到他,躲Athen不回去。

当时顾尹手上有一桩很大买卖拖了一年终于做成了,他想到与之分享这份喜悦第一个人就是顾落。航班落地后已是半夜,他亲自去把她接了回来。

路上还好,一进了顾家,顾尹就像揭了封印野兽,直接把顾落按床上。她拼死反抗,甚至甩了顾尹一巴掌,那是她第一次和他动手。

顾尹喝了些酒,酒精血液中流窜,他掐着她颈子,注视着这张年轻却倔强小脸。“现我可以不碰你,多再等你两年,我看你这期间能长进到什么程度。”

看出她眼底隐藏恐惧,顾尹怒极反笑,“养你这么大,不为别,只为你能——属于我。”他低头用嘴唇覆到她额前,那是顾落从他嘴里听到可怕一句话,而可怕事情还后面——

顾尹没有急着要她,却把她强行绑床榻之上,拿出一套她叫不上名字工具她身后纹上了第一个图案:一小行希腊文字。那是一句古老法咒,当然不会真具有法力,但却是顾尹她身上留下枷锁,是对她赤丨裸浴望,是她属于他标志。

顾尹对她志必得,就是因为太自信她逃不出自己掌心便宽限了她两年自由,不闻不问,怕自己忍不住就要了她。

可是两年之后,他万万没想到顾落竟选择用一种他无法接受却也有用方式成功反抗了他——他之前,她找了男人先破了自己身。

那时顾尹才彻底认清顾落,她不再是小时候遇事会求他帮忙小姑娘,不再是虽然挨了他欺负生了气却转身就忘了还能笑嘻嘻黏上他小姑娘,她有着自己主意自己坚持。顾尹甚至会觉得这样顾落就应该是顾家孩子,她身上那种狠像极了顾家人。包括她聪明同样让顾尹咬牙切齿,她这样做并非只因为她知道他对女人有着严重洁癖,明白顾尹对她强烈到变态占有欲,他想要是她全部,从身到心再到意识。

顾落自知没有他那样权利,身手又不如他,却并没有因此妥协屈服,她宁愿把女人宝贵初次随便给一个当时她根本不认识男人也不愿意让他碰,这是顾尹平生第一次被人把战帖扔到自己脸上,第一次被这样挑衅。

他声称要将那人碎尸万段,顾落却不急不恼,悉听尊便。等下面人带回来消息,顾尹才知道她为何那般淡定,只因对方是连他也不能轻易去动人——施夜焰。

顾尹勃然大怒,“你倒是很会选人!”

顾落所能想到惹怒了顾尹坏结果就是被他毒打一顿后再一枪崩了,事实证明是她太过天真。顾尹让她活着,却给了她大耻辱,她整个背后纹上与那串法咒相应图腾。顾尹鲜少示人右上臂,同样纹着一个图腾,与她背后那一个相互呼应。“我不会再碰你,但你这辈子都跟我脱离不了关系,如果你敢把这纹身洗掉,我就拿刀子你身上重刻一遍,不信话,试试看。”

顾落以为这件事会就此过去,但是一年多以后她得知施夜焰被人设计出了事,去质问顾尹。顾尹只轻描淡写回她:“是他自己倒霉,得罪了人,和我没关系,就算跟我有关系,害他人也并不是我,而是你。”

其实那件事确和顾尹没有多大关系,只是被他无意中得了机会,顺水推舟助了那人一把罢了。说到底顾尹世界,敌人敌人,就是朋友,他无法正面和施夜焰起冲突只有假借他人之手扳倒他。但却也因此让顾落和施夜焰关系越来越近,让她离自己越来越远……

没能得到顾落,是他直到现都耿耿于怀一件事。

顾落从不承认他对自己感情是爱,他个人也从没认真去想过这个问题,他所作所为不过是顺从自己心:想,就要。只是顾落从来让他只是想,却得不到。

之前不阻拦她和施夜焰,因为他知道施夜焰不会回应她感情,他妹妹和他一样,内心里有着从不肯低头骄傲。

他与她之间自打关系挑明后,或打或斗,或宠或虐相处了那么多年直到现,顾尹已经习惯了这样模式。毕竟两个人自小一块儿长大,进不能为恋人,退却还有着一层断不了兄妹关系牵扯着。顾尹疼她宠她纵容她是真,气她打她利用她也是真,所以顾白裴决定和施家联姻这件事,其实是有顾尹参与。只不过他心里究竟计划着些什么东西,顾落是捉摸不透。

例如她知道这一次施夜朝挑战了他脾气,让他吃了哑巴亏,但她不知道施夜朝让顾尹产生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感觉,一种难以言说危机感,以至于让他开始动摇已经习惯和顾落之间那种不上不下、进不得又收不回感情。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