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女王的男人[7](1/2)

三天,整整三天时间。

王宫里变得不再安静,宫里的侍卫展开严密的搜查,可是完全没有线索。

而凤一带着手下,直接略过王宫对王城展开了搜查,凤一一直担心王夫逃跑的事情流传出去,对凤澜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一直暗中查找着林澈的踪迹。可是凤澜却把凤一的关心,当成了争风吃醋。

在凤一被凤澜质问之后,凤澜开始全力运作起手中可以借助的势力,来寻找林澈的藏身之处。

明里全国戒严,说是王夫被劫,宰相也被凤澜以保护为由软禁在了王宫。暗里凤一、离落、拜月、烨霄动用着手中的势力全力查找着林澈。

很快,林澈在当铺当的衣服就到了凤澜的手中。

……凤澜真是哭笑不得,不知应为林澈现在是安全的而放心,还是为了林澈私自逃离、不愿接受惩罚而生气。

现在的林澈……早已出城。

全国戒严,搜索的是温文尔雅的王夫林澈,而不是放荡不羁的剑客林澈。

林澈完全没有躲避凤澜他们的追查,我行我素,遇山则上、遇城则入。一路上吃喝玩乐,过的是不能再好。

之前在王城呆了三天,是为了未来旅程的舒适。林澈在王城最大的布庄,订购了一个最豪华、最舒适的帐篷,两个厚厚的褥子,两个柔软温暖的被子,两个蓬松的枕头。在木匠那里打了一个矮桌和几个小板凳。在铁匠那里买了一口铁锅,几把锋利的刀剑。

林澈在山里就会猎一点野味,采一些野菜,做上一锅野菜骨头汤。然后坐在搭好的帐篷里,享用香飘四溢的美食。

林澈有时候走累了就在城里歇上几天,遇上心仪的风景也会稍作停留。当凤澜手下把整个凤国翻了个遍时,林澈才走出三个城池。

林澈最后还是被发现了,虽然是因为林澈并没有躲避……

林澈站在房间外面就感觉到了拜月的气息,面色无常的走了进去,就像没有发现拜月一样。

站在桌子边上,林澈从袖子里一样一样的掏出了一堆东西。

拜月在房梁上看得眼睛一跳一跳的……

王夫是如何把冰糖葫芦收入袖中带回客栈?王夫是如何把那么多东西放进并不是格外宽大的袖中?王夫放了那么多东西在袖中为何自己看不出来?如果其他人也可以,而袖子里放的是一把剑……

想到这里,拜月脸色不禁变了一变,看着林澈的眼神不禁变得深邃了起来。

“下来一起吃点东西吧。”林澈把东西拆开,摊放在桌子上,抬头看了看房梁上的拜月,邀请他下来一起用餐。

拜月从房梁上跳了下来,静悄悄的坐在林澈对面。

“王夫,陛下在找你。”拜月的声音清脆,和他的长相一样稚嫩。

“恩,我知道。”林澈从油纸包里拿出了两个还冒着热气包子,歪了歪头看着坐在对面的拜月,问:“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饿了吧。要不要来两个?”

拜月默默地接过了包子,没有再说什么,沉默着小口吃着包子。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