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1/2)

盛博衍摇摇头,“大概我们想的一样。”

“清芷,我爸爸他怎么样了?”童夏焦急的问道,这几天她亲眼瞧见了父亲的变化。

“真的是撞邪了。”苏清芷道,“你父亲那块玉佩在哪里?给我看看。”

童夏道,“知道那是邪物后,我便收起来了。那块玉佩还在家里,我这就回去你给拿。”童夏说着,闪出了病房,直接去了地下车库取车。

周道长不追星,但对盛博衍还是很熟悉的,他问道,“清芷,这位大明星也是高人?”

苏清芷点头。

周道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娱乐圈真不简单。

这时,床上的童良舟全身颤抖了起来,身上的那股黑气也愈加浓郁。苏清芷心一跳,赶紧拿出一张符纸定在了童良舟的额前。童良舟身上的黑气一碰到符纸后,便骤然缩回到他的身体里,童良舟也停止颤抖,安静下来了。

“看来他害怕了呢。”苏清芷勾唇。

刚才的这一幕周道长看在眼里,心里早已是震惊不已,“清芷,这东西可有办法除去?”

苏清芷点头,“这恐怕得等到童夏将玉佩带来了。”

周道长轻哦了一声。

半个小时后,童夏再次出现在病房里,她擦了擦额前的汗水,将手里的锦盒递给苏清芷,“清芷,就是这玩意儿。”

苏清芷接过锦盒,并打开了它。里面躺着一块血红色的玉佩,玉很通透,殷红的颜色就像是真的血一般。苏清芷刚准备伸手去拿玉佩就被盛博衍制止了,他淡声道,“小心玉佩,还是我来吧。”

盛博衍拿出锦盒里的玉佩,凉凉的,指尖触及后一片冰冷。盛博衍的眉头轻皱,“看来这东西来头不小啊。”

苏清芷闻言,将目光放在了玉佩上。

“清芷,盛影帝,你们可一定要除了这邪物。”童夏带着哭腔,脸色又憔悴又苍白。

“放心吧,这东西我们一定会除的。”苏清芷安慰道。

童夏这才收敛了些。

盛博衍拿着血玉反复看了一下,然后默念一决,就见床上的童良舟开始颤抖起来。童夏一惊,连忙伏在童良舟的身边,按住童良舟颤抖的身体。“清芷,我父亲怎么了?他怎么又开始抖了?”

苏清芷摆了摆手,“别着急。”

玉里面的东西似乎察觉到了危险。

苏清芷单手结印,在这间病房里设下结界。

“你们闪开一点。”盛博衍冷声吩咐,接着他将手指放在唇边一咬,便渗出一颗饱满殷红的鲜血。盛博衍将那滴血滴在了玉佩上,霎时间,寂静的病房里便传出一声惨叫。

病房里其余两人都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

接着玉佩里飘出一阵红黑色的烟雾,那烟雾动作很快,在苏清芷还没动手前,率先进入了童良舟的身体。四人大骇,盛博衍上前,准备遏制那邪物的时候,床上的童良舟忽的睁开眼睛,他恶狠狠的盯着房间里的其他四人,开口道,“你们要是敢动手,我不介意先弄死他。”声音听不出是男是女,但是这声音使听者不由得恶寒。

童夏率先挡在苏清芷的跟前,她祈求道。“清芷,不能伤害我爸爸。”

苏清芷为难的看着她,又看了看盛博衍。

床上的童良舟冷冷的看着四人,“看来今天这个人是必死无意了,在我死之前,还能拉上一个垫背。也不枉阴曹地府有人作陪。”

童夏的脸色再次白了一分,看着两人,声音哑哑的,“算我求你们了。”

“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父亲的。”苏清芷有些不忍心看着童夏这个样子,便宽慰着她。接着苏清芷默念一决,那童良舟便在床上定身不动了。做完这一步后,苏清芷又从头上扯下一根头发来。

童良舟冷哼着看着苏清芷,“小女娃本事不小啊。”

苏清芷没理他,只做着自己的事情。那根发丝在空中飘荡了一会儿,然后就将童良舟的手脚都束缚起来。

“小女娃,你想用这方法将我逼出他的身体,我告诉你不可能。”童良舟呵呵一笑,笑的有些渗人。

苏清芷亦冷冷的看着童良舟,“那你可要看好了,看我能不能把你逼出他的身体。”

童良舟满脸不屑的看着苏清芷。

苏清芷双手结印,病房里萦绕着淡淡的金色光芒,那金色的光芒迅速的钻入童良舟的身体。童良舟痛苦的嘶吼了起来,身子像痉挛一般,浑身上下都在疼痛。他声音也来回变换着,一会儿是邪物的,一会儿是童良舟本人的。

“好痛……放……放过我吧。”

“哈哈哈,我说了你是把我逼不出来的,小女娃你死心吧!!哈哈哈哈哈。”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