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1/2)

“程先生。”苏清芷朱唇轻启,“程先生可让我先去看看孩子?”

程明哲这才仔细的瞧了瞧苏清芷,这个穿着三中校服的女学生不就是最近大火的苏清芷么?一旁的童夏拉了拉他的衣袖,眼神示意。程明哲看了看妻子的眼睛,点了点头。

童夏带着苏清芷与虚辰子两人到了程轩的卧室。

一进卧室,苏清芷就感受到一股阴凉凉的风。苏清芷细细的观察了床上睡觉的小男孩,沉思起来。程轩虽然面色发黑,但胸口却泛着金光,那个所谓厉害的鬼怪并不想伤害他。苏清芷从书包里掏出一张符纸,默念一决,便将符纸贴在程轩的胸口。

那符纸一接触到程轩,程轩的小身子便颤抖了起来,“姐姐,姐姐,我疼。”小男孩在床上挣扎着,眼角流出泪水。

看着这样子的程轩,程明哲夫妻俩也不好受,可是谁也没打断苏清芷。

苏清芷突然叹了一口气,将床边的床帘拉的严严实实的,屋子里骤然暗了下来,做完这些,苏清芷才悠悠的开口,“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苏清芷蓦地一开口,房间剩余几人都惊骇了。“你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说完这句话,那鬼才悠悠的现身,几人都看见了那鬼,更是骇然。一旁的虚辰子早已躲在了苏清芷的身后,惊恐的看着那鬼。

那鬼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女学生,穿着衬衣牛仔裤,面色也白的厉害。

程明哲心里一阵不可思议,那鬼他认得,是他家请的保姆周小琪,不过周小琪两年前便死了。

周小琪看着苏清芷心里又惊又怕,她站在床头,惶恐的看着屋子里的人,“大师,我……我没有害过小轩。”

“我知道。”苏清芷点了点头,“死了两年为何不去投胎?你可知道你在人间逗留太久会魂飞魄散,鬼体消亡的。”

周小琪点了点头,“我不能离开小轩,他是个可怜的孩子。”她曾经在上学的时候意外流过一个孩子,本来她不在意,可是当生命从自己身上流失的时候,她才后怕,惊慌了起来。那是她自己的孩子啊,是她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她感觉到自己的手上充满着血腥。

后来就遇到了程轩,那个时候程轩还是个四岁的孩子,沉默寡言,如此小的年纪就失去了欢乐,小小的程轩让她想起了自己流掉的孩子。

程轩对周小琪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姐姐,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

周小琪当时就哭了,抱着小小的程轩,柔声安慰,“轩轩别怕,姐姐在,姐姐就像妈妈一样。”

“嗯。”程轩郑重的点点头,然后在周小琪的脸上吧唧一口,眼里才露出孩子该有的笑容。

“可是你是鬼,他是人,你在他身边待久了会被反噬的。”苏清芷面容不便,“就像今天他这般。小孩子本来就体弱,长期跟你在一起,肯定受不了你的鬼气的。”

“我……我已经在尽力救他了。”周小琪坐在床头,看着程轩白如宣纸的脸庞,嘴里呢喃着姐姐我怕,姐姐抱抱。

苏清芷摇摇头,“就算你耗尽你的能力你还是救不了他的。”

一旁的程明哲听了两人的对话,算是明白儿子生病的原因了,顿时怒了起来,“是不是你不愿意离开小轩,小轩才会变成这样子的?”他顿了顿,接着道,“你要怎样才离开他?我给你家人一笔钱,我也会多给你烧些纸钱的。”

周小琪听了程明哲的话反而笑起来了,“程先生,这么多年了你关心过小轩的生活么?他喜欢什么,他讨厌什么,你了解么?”周小琪深吸一口,“你什么都不了解,你就只是一个挂名父亲而已,这么多年你的生意好了,可是小轩你关心过么?小轩跟我说过,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可以陪他吃顿饭而已。你给了他优渥的物质生活,却没有给他一天的父爱,你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我离开?”

她陪了小轩几个月,越发的喜欢这个沉静却默默关心他人的孩子,每天放学她都回来程家,陪他做作业,看电视,吃吃饭什么的。可是好景不长,那次来程家的时候,她出了车祸,本以为她这一生就完了,可是醒来的时候却陪在了小轩身边。

原来,她已经化作了孤魂。

她本就是孤儿,她的尸体被火葬场焚烧后,孤儿院的院长将她带回去了。她从那时候起,就一直跟在小轩身边,一呆就是两年。这两年来,小轩的身子越发的不好,现在完完全全的病了。

程明哲呆愣在原地,什么怒气也化为乌有。作为生意人,他确实成功,可是作为父亲他确实是失败。

小轩的母亲在生的他的时候便离开了,两人政治联姻,对于原配妻子他没有多少好感,但是儿子他还是喜欢的。待小轩两三岁的时候,他生意场上出了问题,他没有多少精力去好好照顾小轩,便将小轩托给保姆照顾。

后来生意有了起色,他再与小轩的亲近的时候,换来的却是冷漠,那时候他也娶了现在妻子童夏。

“我……”程明哲哑口无言,“我对小轩的关心确实少了。”

“姐姐,姐姐。”程轩两只小手在虚空抓着什么,“不要离开我,不要走,小轩不想一个人,不想一个人吃饭,不想一个人上学,不想一个人睡觉,不想一个人……”

周小琪听到程轩声如蚊呐的呢喃声,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大师,你可有什么法子救他?”她声音哑哑的,听起来难受极了,“只要你救了他,我愿意去投胎,不能投胎的话,下地狱我也愿意,只要你可以救他。”

“是啊,大师,你救救小轩。”童夏也开了口,她虽然是继母,可是对小轩却没有敌意,她也很喜欢这个孩子。

苏清芷看了看面前这些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人总是快要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小轩快要死了的时候,这夫妻俩才明白他们的爱真的是太少太少了。“你们放心,我会救他的。”

听见苏清芷这么一说,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