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NO.19重生前兆(2/2)

天启集团在国内是一家颇有名气的老牌跨国公司,不过重心大部分在国外,和他们也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但随着天启太子爷回国,公司重心也渐渐地转移到了国内。

国内各个领域的市场虽然广阔,但要占领大部分也颇为艰难,更别说直接来了一个庞然大物,贪婪地盯上了整块市场蛋糕,而天启太子爷,就是他的好友,顾枉然。

宋遣都那些混乱的记忆渐渐明了,几乎像全部都经历过一般,格外清晰。

在他的记忆里,七年后,他和顾枉然的关系变得极为疏离,又因为这一层竞争对手的关系,他们几乎不会像高中那般轻松的聊天对话,宋遣都看到这样的未来,也没有什么意外。

在高中时,顾枉然和他在一些观念上,就产生了分歧,虽然关系不错,但也没有到交心的地步。

想到这儿,宋遣都忽然想到什么,一点点地努力搜索这些记忆,发现没有看见辛婉柔的身影。

顾枉然在未来,没有和辛婉柔在一起。

这个认知,竟让宋遣都产生了些许的喜悦和轻松,他本不想承认,但这种心情又是格外的明媚,让他忍不住弯起唇角勾出了一丝微笑。

其实他对辛婉柔的感觉,并不复杂,只是以前他不敢细想,他不愿意插足顾枉然的感情,也不想放任自己的心情,所以一有苗头,就尽量地掐灭,不想让它肆意燃烧,但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轻易地掐灭。

起初他的确因为她那稍显放荡大胆的行径而感到反感,但之后说开了,他又莫名其妙被她吸引去了目光。

他一开始不信她真的能放弃骚扰他,即使他没有经历过情爱,但他也知道辛婉柔那时候看他的眼神,是带着痴迷的,甚至望着他的时候,脸会微微泛红,这是喜欢他的模样,也只有顾枉然眼瞎才会看不出来,然而说开之后,她果然变了个样子,和以前截然相反,也和顾枉然的关系越发亲密。

这也不是装出来的,好像就和她说得那样,鬼迷心窍。

本来他应该为此松一口气的,但时间越久……他发现他没办法做到,他看到顾枉然和她那般融洽似乎完全插不进去任何人的画面,心里总会有些许刺痛,甚至想问她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快。

这种心情如此陌生,不由得让他整个人都保持了一种越发冷淡的姿态,对顾枉然的诉说,也充满了不耐和烦躁。

但现在顾枉然和辛婉柔“分手”了,这分手是不是真的,宋遣都也保持了一种观望的态度,他知道顾枉然还惦记着她,但他和她在开学前最后一次相遇,他却发觉了她对顾枉然出国保持着一种冷淡的态度。

像是不在乎顾枉然。

宋遣都觉得辛婉柔很奇怪,还带着神秘,他似乎没有看清过她这个人,但顾枉然和她没有未来这个预言,给了他一些微妙的想法。

到现在,宋遣都还将脑海里出现的那些记忆,当成了是预言,虽然能看到很多事情,但没办法感同身受,所以还隔着一层现实和梦境的虚幻感。

不过这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优势,那些记忆太过全面,让他完全没办法忽视,也就按着这些记忆,开始在这片天地,大展拳脚。

等辛婉柔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来年开春了。

她的孩子已经出生,是一个男孩,头发微卷,皮肤雪白,长得很可爱,那双长睫毛大眼睛,黑乌乌地望着人,心都能被看化了。

辛婉柔给他取了个小名,叫团团,团团算是顺产,生出来体重不过七斤,刚开始皮肤红红的,像个小猴子,满月一过,马上白了起来,好看得不行。

辛婉柔长着一对大胸,奶水却少得可怜,不得不喝各种鲫鱼汤鸡汤维生素补奶水,但小孩吃奶,又是一阵煎熬,她身体敏感,那儿也敏感得不行,孙彤一将团团送到她手里,她就浑身紧张,又不能不让他吃奶,只好硬着头皮掀开衣服,团团一咬乳、头,她的脸色就格外狰狞,不停抖腿捶桌鬼叫。

孙彤每次见这个画面,都十分可乐,“我第一次见人喂奶会这样儿,笑死人了。”

辛婉柔绷着脸,这个体验太奇怪了,婴儿的嘴热热的,牙也没长出来,含着奶、头使劲吸吮不说,还要用软软的牙床磨几下,让她整个头皮都发麻起来,忍不住去做别的事情来吸引注意力。

幸好团团胃口也不大,吃空一只乳、房的奶水就不吃了,像猪崽子似地,蜷缩在她怀里睡着了。

辛婉柔确定他睡着了,才放进摇篮里,给他改好了被子。

养娃累啊,她现在才有这个认知,原来表哥的娃娃都是精心伺候完了带出来的,端的是一副可爱迷人的样子,殊不知拉臭臭或者尿在床上,又或者一直哭,停不下来的时候,还真的很麻烦。

不过她不后悔呀,看看这小娃娃,长得又白又好看,才一个多月大,睫毛就这么浓密,眼睛又大大的,黑黑的,望着人,即使只会“咿咿呀呀”,也足够让人心生喜爱。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