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反攻开始(1/1)

城门一被打开,见到有生灵出现,很多亡灵就像潮水般冲来,而猛犸象长鸣一声就撒了欢,迈开大步就冲了出去,一下就跟白色的海洋撞到了一起,掀起一阵阵碎骨组成的浪花。

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的冲锋,门外的低阶炮灰根本用不着法师们出手,就被猛犸骑兵硬生生撞出一条条宽阔的道路,而法师们要留着精贵的精神力对付后方的中高阶亡灵。

轻骑兵队伍紧跟其后,他们同样没有刻意的绞杀这些炮灰,只是有挡路的就顺手干掉,高傲的他们同样把目标对向了后方,绝对不能让猛犸骑兵吃独食,这是所有人的心思!

骑兵们一冲锋,城头上就开始向下饺子一样的往下蹦人,王斌一开始还想参与下,可一看这劲头,人们仿佛外边一点危险都没有,都争先恐后的去抢经验,自己还是算了吧!

城下的炮灰被摧枯拉朽似的被斩杀一空,人们逐渐向远处奔去,几个新兵探头探脑的从城门洞里向外看了看。只见到遍地的白骨,还有一些身体早已经残缺不全,就被人们扔下的捶死亡灵,还在拼命的想要站起身或在爬行,不远处一个只剩下脑袋还没死的骷髅战士,没几颗牙的大嘴一张一合的好像还想咬人。

几个人先是打了个激灵,接着眼睛就亮了,提着武器就向城外跑去,这些残存的亡灵早已经没了反抗之力,这时候不捡便宜啥时候捡!

他们到处搜寻着还存活的亡灵,城里人也眼馋了,甚至一些农民都跑了出去,人们整个又把城外翻了一遍才罢休!

大局已定,剿灭这些骷髅已经是时间长短问题。

第二天,斩杀了大部分高阶亡灵的骑兵部队首先得胜而归,他们的任务就是把城外聚在一起的高阶亡灵尽可能的斩杀,杀不干净就冲散,时间就给到次日清晨。因为他么还要赶赴下一战场,配合英雄级战士及空军,对一些快要到达其他城堡外的亡灵部队进行野战,被挑选出来的亡灵部队都是一些稍弱的,不能光被动的等着挨打,主动出击才能最快时间内的完结这场兽潮!

一场兽潮,弄得本来就战乱不休的世界更加的乱,每个星球的参赛者损失都不小,不集中兵力更本抗不过去,大量的城堡被怪物占领,这一下子使最大的敌人,由同类转眼便变成了占据城堡的怪物。

作战对手的转换,同时让一些苟延残喘的势力得到了喘息之机,借着清剿怪物的机会开始积攒实力。所有星球文明原领地内的城堡还没夺回来,哪有时间还去攻打别人,就算想攻打也得经过很多的怪物城堡!

战斗不休的清剿工作进行了一个多月,城堡附近的亡灵残余和来犯之敌算是被消灭了,可丢失的城堡一座都没时间抢回来,派出去侦查的狮鹫骑士还发现了及其恐怖的一幕,那些被占据的城堡里,亡灵们正利用兵营在暴兵!

发现这一情况,所有高层心中都一寒,那些该死的神灵这是不玩死他们誓不罢休啊!

还好的是亡灵不是统一的组织,它们各自为战,还各自袭扰,等于在原领地内突然出现了数百个敌对城主,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它们领地不断的扩大,领主及公爵肯定会陆续出现,甚至国王也不是不可能!

别忘了,它们本就很久以前战死的参赛者,头领怪肯定都有以前的头衔,只是拥有的城堡数量暂时不够而已,可惜的是杀死这些头领怪,除了微不足道的经验,没有各种灵魂水晶!

针对这种情况,参谋部和各级指挥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争论的焦点是只有一条,那就是今后的主攻方面是其他星球还是那些怪物。

一方认为首先要平定内部,尤其要把海边城堡夺回来,虽然海族只占据了海边城堡后就没再向内陆发展,可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顺着河流而上,倒是沿着河流的城堡就会遭到攻击。而且以海族的现在的数量及实力,任由他们占据城堡在发展下去,以后想夺回那些城堡就更难,如果他们再是一个组织的话,那就更糟糕了!

而另外一方道理也很明确,趁着其他星球也被压缩了生存空间,应该优先找到他们的位置干掉他们,这些其他星球的参赛者才是大敌,先把哀嚎半岛其他参赛者杀光,再回头收拾怪物们也不晚,这样的话就能做到万无一失。

两方都有道理,还都拿出了各自的作战方案,而王斌迟迟没有下令选择哪一方,而是下令各部队帮助烟鬼先把交给摩罗人管理的城堡夺回来。

摩罗人一直以来都被烟鬼当做炮灰一样的持续消耗,本来人就不多,这次兽潮后更是损失惨重,单凭烟鬼一座座的去收复,那还不知道得等到猴年马月,他的木偶人部队可是有着大用处,不论选择哪一方的作战方案,都少不了他的参与,所以必须帮摩罗人夺回城堡,已解决木偶人军团兵源补充问题。

人们抓紧时间为摩罗人夺回城堡,王斌暂时没有亲自前往,而是陷入到了更深入层次的思考中。

兽潮来临之前,正是国王数量井喷似的的增长期,机会隔几天就会出现一个国王,还参加了好几场几个国王在一起的加冕仪式,本来看意思,过不了多长时间一些实力弱些的星球文明就会被毁灭,这个世界就会迎来国王时代。

可突然一场超大型兽潮把人们打的伤亡惨重,似乎不光是为了娱乐那些神灵,而更像是限制参赛者的发展,好让这场残酷异常的万星争霸赛尽可能的延长时间。

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过早统一了哀嚎半岛不一定是件好事,这样很容易引起管理委员会的注意,就算他们不干预自己,被盯上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想到这里他心中有了定论,今后爱海半岛的敌人先消灭一大部分,留下一些实力弱小的,等养肥了再杀!

定论已经有了,接下来就是兵员问题,由于地盘极具缩小,每周的召唤量也缩小了数倍,一些有着特殊兵种的城堡也被丢弃,想要恢复到从前的盛况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趁着现在遍地都是怪物,正好可以走精兵路线。

这次兽潮伤亡虽大,可活下来的人也不少,而且等级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一下就使老兵的数量远远多于了新兵,这算是这次兽潮唯一的好消息。不过随着把士兵们提升一个大等级,有的给他们的装备更新换代,这使得已经所剩无几的资金更加捉襟见肘。

钱从哪里弄,这个头疼的问题再次摆在了他的面前!没钱怎么办?现在只能凉拌!

海上倒是有不少资源岛,可现在谁敢出海啊,一被海族发现,肯定是有去无回的下场,以后估计就是想吃鱼,也只能到河里捞了!

该死的!不是说打退兽潮会有丰厚奖励吗?我怎么连根木材都没看见!

绝大多数钱都为现在的怪物城堡做出了贡献,不心甘的不光是王斌一人,这样的倒霉蛋现在多的是!

没有钱,只好尽量的把士兵的那个大等级提上去,至于武器装备只能拖后,穷疯了的王斌干脆带着一千用斧子的农民进了秘境,跑到魅鸟人地盘就大肆砍伐树木,气的菲儿直想砍了他!可听到他的诉苦还是心软了,还拿出来不少平时无聊时看着漂亮,搜集的特殊资源送给了他。

春去夏来,一千农民把原本郁郁葱葱,有很多百米高大树的原始森林弄得跟狗啃了似的,没了一大块。再砍下去估计连魅鸟人住的一带都会砍没,再也忍不住的菲儿终于把他们轰了出去。

除了魅鸟人的地盘,别的地方王斌还真不敢带着一帮农民就过去,去了肯定是肉包子打狗!估摸着外边的军队差不多帮摩罗人收回来不少城堡了,只好带着农民们返回。

出了秘境接着又带着一千高等级战士跑了进去,已经三个月了,估计食人魔已经把上次的肉吃得差不多了,正好再来次交易,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由于那些发臭的海鲜一堆能换两袋碎片,所以这次是以海鲜为主,人类尸体为辅。这些东西已经在很多人腕表空间里躺了很长时间了,一转交给这些高等级战士,无人不长出一了口气,每天带着一腕表的尸体到处逛,想想就让人恶心!

换回来的碎片只要不是专用的,还是同样给空军用了,王斌铁了心要打造一支强大的空中力量,这俩月来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钱也用到了他们身上。

不过这帮家伙倒也争气,每次攻城之前都会把对方的空中力量消灭个干净,牢牢地把握了战争中的制空权。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不能够长途奔袭,坐骑都有夜盲症,夜晚没有大部队保护,一旦遇到敌人就会很惨,王斌可舍不得让他们去冒险。

他们不能去冒险,不代表其他人不能。为了限制敌人的发展,也为了能获得敌方城主级以上人员腕表中的资源和金币,一支只有五人的天使刺杀小队已经出发。带队的正是城主杀手天3,他们的目标就是敌方的高层人员,王斌给他们的时间是年底前必须返回,能杀多少就看他们的运气如何了!

王斌进秘境的这段时间以来,各部队虽然努力可也紧紧为摩罗星人夺回来不到十座城堡。不光是路上不停遇到的亡灵群挡路,主要是亡灵的飞行兵种实在太恶心了,除了空军,地面上只有法师和弩车才能对它们进行有效地打击。

加上亡灵又没有夜盲症,经常晚上来个偷袭,各部队只好暂缓攻击,等着空军一座城堡一座城堡的清扫完再去发动攻城战。

这个结果让他大失所望,不禁想到自己的实力算是够强大的了,都这么费劲,那些没有空军的公爵领地岂不是没活路了?

其实管理委员会早有考虑,虽然是超大型兽潮,可根据领地大小不同,兽潮规模的大小还是有浮动的,一些只有公爵级的星球,虽然也出现了飞行怪物,但是要少的太多了。毕竟他们的初衷是消弱所有参赛者的实力,而不是赶尽杀绝!

不说恢复以前的盛况,就是把现在零零散散的城堡连成一片都得不知道多久,怎么打个怪物占据的城堡比敌人的还费劲啊!

后一句感叹提醒了王斌,既然怪物城堡的慢慢收复,就先攻打几座敌人占据的吧,先把一百座城堡以后的国王权限拿回来,想到这里他拿出了地图,琢磨着进攻哪个星球文明比较好。

挑来挑去也没有什么好的目标,也就懒得去参谋部,干脆就让自己的几个老婆帮着出主意。

这一样让她们出主意倒好,王斌直想抽自己,除了枪13提了点有用的建议,其他人说起来没完没了,只能是添乱。不过晚上赶回来睡觉的茵茵,她的一句话提醒了王斌。

“成天杀的都是白花花的骨头架子,杀的我都想吐了,晚上你们吃的是什么?我想吃排骨了!”

额!我看你杀亡灵还是没杀腻,我都吃素吃了好久了!

白了她一眼,王斌才想到为什么老把眼光局限在哀嚎半岛啊,由于半岛上的怪物都是亡灵,暂时也没有攻打海族的打算,大批的弓箭手费力的在野外清理着小群的亡灵,这是极大的浪费。干嘛不带着他们去别的战区转转,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捧着茵茵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觉也不睡了,无遮大会也不开了,考虑到千岛战区只剩下一座城堡,青瓜岛上的另外一座已经被海族占领,暂时还不想跟它们开战,就直接把目光对准了第一舰队驻地。

赶紧让老婆们去联系弓箭手部队,约定到舰队驻地的海边城堡集结,接着就匆匆坐传送阵赶了过去。

之所以大晚上的赶来,是因为想问问女科长这哭泣平原战区陆地上怪物的种类,还有临进势力的具体分布情况,这片地域同样只留下了着一座城堡,也只有她最熟悉。

夜晚的院内本来人就很少,大部队又都吃住在船上,以防止海族突然袭击,除了城墙上巡逻的人员,剩下的人都在休息,这使得这座城堡显得更加冷清。

王斌不知道女科长住那间房或是也住在船上,传送阵周围想找个问路的人都找不到,只好迈步走进中央大楼,随便敲了敲一道房门。

敲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开门,可里面有人的谈笑声,只好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突然进来一个人,使得客厅里谈笑的众人一下安静起来,闻着屋内呛人的味道,王斌直皱眉。看了看里面围着沙发坐成一圈,还有一对在中间表演干那事的男女,又瞥了眼满地的针管,和桌上的白色粉,知道这帮家伙为啥不开门了!

还是欧洲人开放啊!这他娘的吸毒外加激情表演,有人愿意去开门才怪!

此章加到书签